变态_2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5237

主题

5237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5760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 阅读模式


   
   
    变态
      
   
    繁华的都市角落,到处都是人群和车流,以及一些杂乱的声响,可是有多少人真正知道这喧嚣背后的冷寂?
    ……
    一个十八九岁上下的年轻女子手牵着一个五岁大的小男孩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小男孩的目光呆滞没有笑容,走着,一直这样走着。
    “小姗阿姨!”小男孩终于打破了沉静,他的小手指着那边:“我想去那边玩!”
    那是一块翠绿的草坪,还有漂亮的花朵,一个难饮酒与肥胖都会影响健康得的城市花园。
    小姗的嘴角立即浮上一个微笑低头望着小男孩,只见他正睁着一双天真无暇的黑眼睛望着她,她随即蹲了下来,把双手搭在小男孩的肩膀上说:“萌萌乖,妈妈说离开幼儿园后就要立即回家,家里有好多好玩的玩具!”
    “我不要,我要去那边玩!”小男孩虽然没有哭,但他想挣开小姗的手。
    “萌萌,听阿姨的话,早点回家!”小姗站了起来,牵着萌萌就要走。
    萌萌对小珊说:“阿姨,你难道不想!?”萌萌的声音很响亮,很刺耳。
    小珊望着萌萌:“怎么?”她虽不明白萌萌想说什么,但心里却被莫名地一震,楞住了。她莫名地想着自己的身世:她是一个农村里来的小丫头,没有读过什么书,这次是她第一次走出那座大山来到这个城市打工,半个月前她才被萌萌的家人看上来到他家做了保姆。
    “阿姨,你忘了,你昨晚跟我讲过你的爸爸妈妈到好远好远的地方打工去了,你是一个人在那座大山里长大的……”
    “萌萌!”小姗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昨晚随口跟萌萌聊的几句话居然被他铭记在心。她的爸爸妈妈是一九九七年去广州打工的,那时她只有八岁。十年了,她的爸爸妈妈几乎没有回过一次家,像她这样留守在乡下的孩子还有很多很多。思绪突然杂乱起来的小姗最终妥协了:“好吧,萌萌,但是不能玩得太久!”小姗松开了她的手。
    萌萌终于笑了,笑着向草坪跑去,在那里跳啊跳啊,好开心。小姗则坐在花园边望着不远处的萌萌发愣,她其实想哭但是没有。
    突然萌萌在草坪上摔倒了,小姗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能治好白癜风吗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要扶起萌萌,她于是立即冲了上去,她首先蹲下抱住了已经站起来的萌萌,拍拍他身上的泥土。当她抬起头时刚才那个男子却莫名的消失了,这不可能啊,仅是一瞬间……小姗站起来双手搭在萌萌的肩上四处张望着,这真是太奇怪了。
    “小姗阿姨,你在看什么?”
    “他呢!?”
    “叔叔走了,阿姨刚才蹲下时没理他,叔叔就飞走了!”萌萌望着小姗笑,很难看到萌萌笑,但这笑是那么天真。
    “啊……”说真的,这太吓人了,小姗张大着嘴望望这四周空旷的草坪。
    “小姗阿姨,我们回去吧!”
    萌萌拉了拉小姗的衣角,小姗这才回过神来。
    小姗没有说话,拉起萌萌就朝回走,一路上她一直感觉后面有个人在跟着他们,可她回头一看却什么都没发现,小姗的心里顿时害怕极了,而萌萌依旧变得没有任何表情。今天她觉得从幼儿园回小区的路特别长,脚都走酸了她才终于看到了月色港湾小区的大门。
    小姗抱着萌萌上气不接下气地冲进了小区,大口喘着气跑上楼飞快地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走进门去看见女主人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着咖啡。女主人陈琼就是萌萌的妈妈,是一个已三十五岁的女人,也是一个毕业于某名牌大学的研究生。现在是一家商贸公司的业务总监。她的丈夫梁鹏是归国留学生,现在是一家高科技企业的高级软件工程师。夫妻俩结婚十年,几乎整天都泡在写字楼里,顾不上家里什么事。
    “陈经理,我……”小姗看见女主人正瞪大着眼睛盯着她,她知道今天接孩子回来晚了,晚饭也没来得及给主人弄,于是说话有些吞吞吐吐,紧张得想哭:“刚……刚才,外面有……有个变态在……在一直在跟踪我们,我迷了路……”
    “放屁!”陈琼将咖啡杯子摔在茶几上随即恶狠狠地骂了一句,然后站起身来用手指着小姗走了过去。
    “主人,我……”
    “你这个小贱人,出去玩得不想回来啦?叫你接了孩子马上回来,一分钟都不要耽误,时间就是金钱!乡巴佬,你懂不懂?”陈琼虽然穿着时髦,平时举止高雅端庄,却在此时一切都不再与自己的身份相符。
    “妈妈,你不要责怪阿姨,是我想玩……有一个叔叔也想跟我玩,阿姨抱着我走得好快,阿姨没有骗你……”这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多么天真的声音。
    “你懂什么,一天就只知道玩,叫你一天学一点特长却一点都不长进!”陈琼一个巴掌打在儿子脸上,萌萌哇的一声就哭了。陈琼并没有因儿子的哭而熄住火气,随即一把揪住了小姗的头发:“你这贱人,还教会小孩说谎话了啊!”话音未落已经是两个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小姗她也哭了,她无力反抗,任由打骂地背靠在门上哭。
    “妈妈……”萌萌依旧在哭,他想拉开妈妈。
    “滚一边去!”陈琼毫不客气地呵斥了自己的孩子,萌萌哭着跑进了卧室。
    “你可以走啦,贱人,早看你不顺眼!”陈琼转过身对着小姗骂,但停止了殴打。接着从身上随手就抓出一叠百元大钞:“拿去,半个月就赚了一千,够了吧?本来说一个月给你八百的。早点回你那乡下去,别出来瞎混了,你也不照照镜子,你去都没资格!”
    “呵……”小珊面对着陈琼一个冷笑,伸手接过了钱。接着笑着将钱劈脸就砸向了陈琼:“我走、我走、我知道走,但请你不要侮辱我!”小姗随即拉开门哭哭泣泣地跑下了楼。
    “好哇,刚才没打死你这小贱人!”陈琼倒是被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就回过了神来,双手叉在腰上在后面破口大骂。
    陈琼骂骂咧咧地摔上了门,转过身弯腰捡着地上的钱。
    门又打开了,梁鹏一跨进家门就看到陈琼在地上捡着钱。
    “怎么了,小姗她……”
    “小姗!好亲热哟!”陈琼一下子就从地上跳了起来。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今天你不承认也得承认!下次请保姆请个好点的,你他妈的找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回来,你想干什么你?你对那小贱人毛手毛脚的,别以为我没瞧见!”
    “你也用不着这样嘛!”
    “我怎么啦?我怎么啦?……”
    “好、好、好,你对,不跟你争,先吃饭、先吃饭!”
    “吃个屁,还不打个电话叫外卖!”
    ……
    却说小姗一个人在大都市的夜色中跑着、哭着,天好冷,她一个人流浪。她好怕,没有人会呵护她……
    第二天人们在城市边的江水里发现一具女尸,是小姗的尸体。尽管警方查到了小姗曾在陈琼家那个医院能彻底治好早期白癜风里做保姆,但是并不清楚她为何而。加上梁鹏有几个在警局的朋友,所以之后此事就草草了之,没有谁再追究此事的责任。
    转眼就过去了三个月。
    这天是一个周三,连下了三天雨,今天依旧天色阴暗。下午五点钟的时候陈琼刚刚结束了一个会议,正当她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的时候突然铃声大作。
    “喂!”陈琼漫不经心地接起了电话,电话那端都是踹气的声音。
    陈琼接连喊了三声,电话那端才吞吞吐吐地说起了话:“陈经理,不好啦、不好啦……刚才我从幼儿园领着萌萌回家,路边突然冲过来一辆摩托,上面有一男一女,他们抱起萌萌就跑。我追不上、我追不上……”
    “你说什么!”陈琼一屁股就跳了起来,差点晕厥了。
    “我……”
    “我、我、我的怎么呀,你追什么追,你他妈的五十岁的老太婆了,你还追得得上吗?你难道就不知道叫人吗、不知道报警吗?你看没看清车牌号码、还有人的模样……”陈琼一堆话说得又急又怒。
    “我、我……我眼花没……我这就去报警……”对方挂了电话,这是他们新请的保姆,是梁鹏按照陈琼的要求请来的一个老年妇女。
    陈琼顿时也顾不上下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了,急忙通知了梁鹏,他们都匆匆忙忙地跑回了家并报了案。
    晚上两口子坐在客厅里一起哭哭泣泣,不觉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突然家里的铃声响了,响得恐怖。陈琼连忙接起了电话,梁鹏也凑了过来。
    “喂!”
    “你们是梁先生和陈小姐夫妇吗?”电话那端是一个男子的声音。
    “是,你是谁?”
    “呵呵,我是谁现在不能告诉你。但我想告诉你,你们的儿子萌萌现在是在我的手里。”
    “你……你想干什么?”
    “很简单,给你们三天时间准备一百万现金,星期天我再通知你。否则就等着收尸吧!”
    “一百万!我们哪来的一百万?”
    “我们不管,就要一百万,否则就别怪我们不客气。我知道你们已经报了警,但这吓不着我们,老实点吧!”
    “我的孩子呢,我想听听他的声音!”
    “可以!”
    “萌萌……”陈琼在电话里喊。
    “妈妈!”这是萌萌的声音,但此时电话却被挂断了。
    陈琼和梁鹏顿时抱头大哭,一百万啊,他们为钱而拼搏十年也才挣得八九十万啊,其中一些已经换成了他们现在住的这间房子。但是他们毕竟还为人父母,虽然心疼钱但也只好这样了,随后的三天时间他们东拼西凑终于凑齐了整整一百万现金,装了满满一个大皮箱。
    他们也还是将此事告诉了公安,警方随即做了一番部署。
    周日上午十点他们终于接到了电话,电话上绑匪叫陈琼和梁鹏夫妇一起提上一百万现金到城市的中央广场,那是一个人来人往最为热闹的地方,也十分拥挤。警方顿时非常奇怪这绑匪,这样一个人烟密集的地方他得手之后提上那么大箱子的钱将如何逃生,难道不是自投落网吗?难道是个笨蛋?但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们还是做好了埋伏的部署,等待绑匪出现。
    中午十二点三十分陈琼和梁鹏夫妇提着装有一百万现金的大皮箱按约定准时站在了广场边的一个垃圾桶旁,电话也按时响了。
    “你们很准时,现在你们将钱全部倒出来,倒在地上!”
    “这……”陈琼和梁鹏夫妇包括警方在内顿时满心疑惑,搞不懂绑匪到底想做什么。难得的通话机会,警方依然在抓紧追踪着电话来源,但这是一个奇怪的电话。
    “快!”电话那端的男人大声地叫了一声,随即挂掉了电话。
    陈琼和梁鹏夫妇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两口在打开皮箱将整整一百万现金倒在了地上,周围的人见状顿时议论纷纷。
    陈琼的手机又响了。
    “垃圾桶里有一小桶汽油,现在你们将它拿出来倒在钱上,然后点燃它!”
    “你,我知道了,你是在报复,你到底是谁?”
    “呵呵,我是谁,你一会就知道,不要管我的目的,你到底做不做?否则……”
    “好、好、好……”
    “快!”绑匪又挂断了电话,他一定就在附近,可在哪里呢?
    陈琼和梁鹏果然从身边的垃圾桶里发现了一小桶汽油,然后将汽油倒在了钱上,随后熊熊大火吞噬了那一百万现金。
    电话又响了,陈琼依旧飞快地接听,这次是陈琼先说话了:“你是谁?现在放了我的孩子吧!我都按你的要求做了。”
    “哈哈哈哈哈……”电话那端是疯狂的笑、得意的笑:“现在我要你马上把衣服脱掉,还有你的男人,马上把裤子脱了,扔到火里去!”
    “你是一个变态,你到底要我们怎么样!你欺人太甚!” 陈琼哭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